摘要:
“从上到下,从内到外”,川普政府使劲举起单边主义与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棒,既打疼了它的全球贸易伙伴,也打疼了自己….“美国制造”出走的风波未平,“白宫幕僚”离职的浪潮又起。虽然川普入主白宫以来,“宫斗”传闻此起彼伏,总统身边的幕僚们像走马灯般更换,但仔细观察近日白宫掀起的新一轮离职潮,则进一步凸显了美国政府内部政策严重分化、高管团队离心离德的趋势。图为约翰·凯利。图片来源:美联社在新一轮离职或即将“出走”的官员名单中,包括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白宫副幕僚长乔·哈金、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埃弗雷特·埃森斯塔特等重量级幕僚。凯利上任一年来,替总统整顿白宫混乱秩序方面功不可没;哈金是共和党三朝元老,助力“川金会”最终举行;至于埃森斯塔特,则是川普贸易政策的重要参谋,他曾在5月初作为美方贸易谈判代表团成员来华磋商,并以美国总统高级副手的身份参加了6月加拿大G7峰会。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川普在竞选总统时誓言要让“美国再次伟大”,为此,他把公司治理理念带入白宫,美国政府也就成了“白宫有限责任公司”。公司管理团体有人进来,有人出走,原本很正常。不正常的是,白宫一轮又一轮的离职潮,都发生在川普政府挑起全球贸易战的背景下,令人意外又不意外。因为在贸易政策上,白宫一直矛盾重重、政策混乱,既有自由贸易派,主张美国应该继续从全球化中受益,也有经济民粹主义派,誓要通过贸易战来实现“公平贸易”。各方都从自身利益与立场出发,自行其是,导致白宫决策层面忽左忽右、反复无常,作为公司治理团队的幕僚们与“董事长”川普之间也经常发生冲突。约翰·凯利就曾向参议员们吐槽说,白宫是一个“悲惨的工作场所”,他被折磨得“焦头烂额”。现在,想脱离“悲惨的工作场所”的白宫官员们可能已经排起了长队。据美媒报道,白宫法律顾问麦克加恩、立法事务主任肖特、白宫发言人桑德斯、拉杰·沙阿等人可能都有“出走”的意向。白宫统计显示,在川普政府初期担任白宫高级顾问的人群中,超过60%已经离职。与白宫内部一样,外部的争斗也是日趋白热化。最近,“哈雷”摩托车投奔海外,被一心要保护“美国制造”的川普总统斥为“叛徒”,这让白宫与美国企业之间的矛盾愈发激烈。美国政府一直以市场经济鼻祖自居,应知自己不能对市场的手伸得过长。别忘了,2008年那场次贷危机,就是因美国政府过度干预或干预失当引起的。然而,在公司治理美国的理念下,川普政府早已不管不顾,眼里只有选票和党争,忙着在美国门前“砌墙、封路、拆桥”,美其名曰要保护美国的企业,帮他们把投资和工作机会拉回本土,实际上却阻断了企业与民众的生存与发展之路,把他们逼入了绝境。这几天,从美国奶农表达“不得不把牛奶倒进田里”的恐慌,到美国大豆协会发出“我们需要中国的生意”的呼吁,“沉默的大多数”正越来越感受到白宫单边主义与保护主义造成的疼痛,也越来越愤怒。美国众议院议长、威斯康星州联邦议员保罗·瑞安的发言人表示:“帮助美国工人、消费者和制造商的最好办法,是为他们开辟新市场,而不是在我们的市场加高壁垒。”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世界政策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詹姆斯·诺尔特等美国重量级经济学家,愤怒地称川普对贸易伙伴加征关税是个“愚蠢的决定”,只对美国非常小的一部分人有帮助,却牺牲了大部分美国人和美国以外的人的利益。他们同时警告说,中国有相当强的能力对美国进行还击,中国有可能净赢,美国有可能净输。“从上到下,从内到外”,川普政府使劲举起单边主义与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棒,既打疼了它的全球贸易伙伴,也打疼了自己,正激起越来越大的反对声浪,引发一波接一波的美企与高官“出走”浪潮。面对如此汹涌的民情,“白宫有限责任公司”难道还要假装视而不见?公司快没人了,还能硬撑多久?

摘要: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埃弗雷特·埃森斯塔特(Everett
Eissenstat)将在下月离职,离职后,他有可能在私营部门任职。图片摄于G7峰会期间,右一为埃森斯塔特。(图源:《华尔街日报》)海外网6月27日电
美国总统川普入主白宫后,人事变动和“宫斗”传闻此起彼伏。继日前白宫副幕僚长哈金提交辞呈之后,26日有美媒曝出,白宫又一名重要成员即将离职。综合《华尔街日报》以及福克斯新闻网等多家媒体消息,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埃弗雷特·埃森斯塔特(Everett
Eissenstat)将在下月离职,离职后,他有可能在私营部门任职。消息称,埃森斯塔特是川普“美国第一”贸易政策的重要参谋,该政策试图利用严苛的关税赢得欧盟、加拿大等国家“妥协”。消息进一步指出,埃森斯塔特此前在包括G20峰会和APEC峰会在内的多个重大国际会议上,担任总统的专家代表。6月7日至8日,在加拿大举行的G7峰会上,埃森斯塔特也担任了川普的高级副手。而在川普6月9日上午提前离开G7峰会之后,埃森斯塔特则代表美国参加了G7峰会其余会议。据悉,这不是近来唯一一位要离职的白宫高官。近几个月来,无论是自动离职还是被川普撤换,白宫幕僚班底不断“换血”。此前不久,6月19日,美国白宫宣布副幕僚长哈金已提交辞呈。报道称,他7月6日离职后,将返回私人企业任职。据悉,哈金是川普的顾问中阅历最丰富的人之一,他在朝美领导人会晤的筹备工作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2月28日,白宫通信联络办公室主任霍普·希克斯宣布辞职。希克斯从川普竞选总统开始追随他至今,深受信任,是川普手下任职时间最长的助理。据悉,她也是川普入主白宫后辞职的第三任媒体主管。《纽约时报》不久前指出,凯利、白宫法律顾问麦克加恩(Donald
F. McGahn II)、立法事务主管肖特(Marc
Short)、白宫发言人桑德斯、首席新闻副秘书拉杰·沙阿(Raj
Shah)、社交媒体主管斯卡维诺(Dan Scavino
Jr.)都在白宫离职大队的猜测名单之列,哈金或成白宫新一波离职潮的源头。白宫过渡项目主管库马尔(Martha
Joynt
Kumar)编制的数据显示,在川普政府初期担任白宫高级顾问的人群中,逾60%已离职。(海外网
姚凯红)

摘要:
美国时事新闻网站Axios4月7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3月28日,一直被视为与总统川普不和的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总统办公室)内冲总统发火,并威胁要辞职。
… …凯利美国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再度被爆出威胁要辞职。美国时事新闻网站Axios4月7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3月28日,一直被视为与总统川普不和的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总统办公室)内冲总统发火,并威胁要辞职。一名消息人士向Axios透露,他听到的说法是:3月28日当天,凯利在椭圆形办公室的一场会议中向川普大发雷霆,在走回他自己办公室的路上,他喃喃自语称将会辞职。消息人士称,这与当天川普宣布退伍军人事务部长舒利金(David
Shulkin)将结束任职一事无关。就在上述时间发生前不久的3月22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当时报道称,川普曾对一些白宫外部人士称,在免去凯利的白宫幕僚长职务后,他将让这一职位空着,由自己直接从众多白宫高级助理那里获取报告,这样的操作方式类似于他从前运营自己公司的习惯。在过去8个月间,凯利曾不止一次地口头表达出辞职的想法。美国政府一名高级官员称,凯利的威胁“令人沮丧”。凯利常说,他不是非得担任白宫幕僚长一职,这份工作起初也并非他本人求得的。Axios随后补充称,曾任白宫副幕僚长、现任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克尔斯蒂恩·尼尔森(Kirstjen
Nielsen)还曾安抚凯利,让他冷静下来。报道称,尼尔森或许是凯利在政府中最为信任的人。凯利与川普不和的轶闻一直在华盛顿政坛盛传。据美联社此前报道,凯利难以驾驭其性格冲动的“老板”,而“老板”川普则避免他的顶级幕僚参与关键决策。凯利担任白宫幕僚长一职仅8个多月。去年7月28日,川普通过“推特”发布消息称,赖因斯·普里伯斯不再担任白宫幕僚长,这一职位由时任国土安全部长约翰·凯利接替。川普当时写道,凯利“在国土安全部工作期间表现卓越,是我政府里真正的明星”。在此之前,美国媒体曾称,普里伯斯的权力早已受到很多限制,被“架空”已久。7月31日,凯利正式宣誓就职。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