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长沙5月13日电记者从湖南省卫健委获悉,2019年湖南省全面推行电子健康卡的使用,二级以上公立医疗机构将实现电子健康卡全流程、全业务应用,实现网上预约、门诊挂号、接诊、取药、结算等应用,实现居民看病就医、经费结算、全程健康管理“一卡通”。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截至目前,全国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超过13亿,参保率稳固在95%以上。”2018年12月26日,国家卫健委体改司监察专员姚建红在卫健委召开的专题发布会上说。

据湖南省卫健委介绍,以往每家医院都自行发放诊疗卡,形成“一院一卡、各自为政”的局面,各家医院的检查结果、病历信息不能共享、互认,给群众就医带来了麻烦。目前湖南省开发了“湖南省居民健康卡”官方微信公众号,接受城乡居民在线申领电子健康卡,可以实现公立医疗卫生机构之间健康档案、电子病历和检查检验结果共享调阅,方便群众就医。到目前为止,有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湖南省人民医院、湖南省肿瘤医院、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湖南省脑科医院、湖南省儿童医院等可以使用电子健康卡接受诊疗业务。

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日前发出通知,决定在全行业开展“互联网+医疗健康”便民惠民活动。

城乡居民基本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由2012年的240元提高到2018年的490元。目前,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制度基本整合。全国推动实现了统一覆盖范围、筹资政策、保障待遇、医保目录、定点管理、基金管理等。“主管部门推动跨省异地就医费用直接结算,跨省异地就医定点医疗机构数量不断增加。”姚建红说。

据悉,湖南省将积极探索电子健康卡、社保卡、医保卡、市民卡、电子银行账户、商保账户等“多卡合一”的协同整合应用新模式,促进电子健康卡与医疗保障、药品流通、金融支付等其他公共服务卡的整合应用,积极探索电子健康卡在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应用,为广大居民提供便捷的医疗健康一体化服务。

通知要求,加快推进智慧医院建设,运用互联网信息技术,改造优化诊疗流程,贯通诊前、诊中、诊后各环节,改善患者就医体验。到2020年,二级以上医疗机构普遍提供分时段预约诊疗、智能导医分诊、候诊提醒、检验检查结果查询等线上服务,让患者少排队、少跑腿。

医保支付方式改革

各地要建立完善网上预约诊疗服务平台,整合打通各类服务终端,加快实现号源共享,逐步增加网上预约号源比例。三级医院要进一步增加预约诊疗服务比例,到2020年,预约时段精确到1小时以内,并优先向医疗联合体内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预留预约诊疗号源,推动基层首诊,畅通双向转诊,集中解决“挂号难”。

作为医疗保险管理的重点工作,支付方式改革一直是热门话题。“十三五”以来,医保支付方式改革持续推进。姚建红表示,大部分统筹地区开展了按病种、按人头、按服务单元等支付方式改革。统筹地区对诊疗方案、出入院标准明确、诊疗技术成熟的疾病重点推行按病种付费。各地建立对地方支付方式改革督导机制和进度报告制度,加大改革推进力度。其中,广东全面推行住院医疗费用按病种分值付费改革,各地病种数均达到1000种以上。同时,全面推行医保医疗服务智能审核。

逐步推动实现居民电子健康卡、社保卡、医保卡等多卡通用、脱卡就医,扩大联网定点医疗卫生机构范围,推进医保异地就医直接结算。推动共享患者就诊信息、医保基金等结算通道,促进实现患者自费和医保基金报销便捷支付。

广东运用病案首页大数据开展县域内住院率分析,深入开展县域内住院情况、病人流向、分级诊疗、绩效评价、按病种付费等方面的分析应用。病案首页为卫生投入、资源配置、医保支付等科学决策提供有力支撑。广东省卫健委主任段宇飞表示,“县域内住院率”这一综合性指标有效引导各地提升县域服务能力,成为检验全省各地医改成效的重要标尺。

福建三明着力推进紧密型医联体建设、医保支付方式改革以及病种下沉等工作。全市建立高度统一的利益分配机制,以医保打包支付为主要经济纽带,建立“总额包干、结余留用”机制。主管部门将与医保相关联的所有资金,连同财政投入和基本公共卫生经费等,一同捆绑作为总医院经费,促使县乡村所有医疗卫生机构由过去的竞争对手变成“一家人”。同时,县乡村医疗卫生机构绩效考核,由总医院统一组织,实行工分计酬制度,体现多劳多得、优绩优酬。

山东省滨州市副市长潘青介绍,滨州在深化医保支付改革方面,开展临床路径管理下按病种付费改革。160个病种的支付标准及771个临床路径,在二级以上公立医院实施。全市对县域医共体也实行医保“总额预付、结余留用、超支不补”政策。居民医保基金在扣除风险金、大病保险等资金后,按覆盖人口归医共体包干使用。

潘青指出,这类政策能调动医院自主控费积极性。试点县区无棣县,从2016年超支近1000万元,变为2017年结余1050万元,推动医院由治病赚钱向防病省钱转变,实现了由重治疗向重预防的转型。

智慧医疗稳步建设

“互联网+医疗健康”正加速落地。

北京西城区作为北京全民健康信息互联互通和信息便民服务试点区,建立了全新的区级全民健康信息平台,实现主要医疗机构间互联互通、信息共享和业务协同;建设了西城区居民健康档案中心信息系统,实现居民健康档案信息、电子病历信息、公共卫生服务信息等连续记录;建立居民健康账户,对居民实施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

西城还完善分级诊疗信息平台,通过家庭医生为居民提供预约转诊、远程会诊等服务,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基层;开展“互联网+医疗健康”便民服务,建设统一的健康西城综合服务门户,大力发展健康自助服务,实现“指尖上”的健康服务。

内蒙古安排资金3.2亿元,统一规划设计、开发互联网医疗应用系统,搭建自治区、盟市、旗县医院和苏木乡镇中心卫生院四级“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

山东推进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建设,成立健康医疗大数据研究院,利用大数据手段建立500万人群超大规模队列,绘制全省人群全生命周期健康危险暴露谱、疾病谱、死亡谱、疾病负担谱、健康服务谱和健康保障谱等六大图谱。

社会资讯,海南推动智慧医院服务平台建设和应用推广,实现基于移动互联网的预约挂号、缴费支付、各类信息查询等功能。

贵州将远程医疗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建成覆盖省、市、县、乡四级的远程医疗技术架构,已接入289家县级以上公立医院和妇幼保健机构、1543家乡镇卫生院,2018年1至9月开展远程会诊1.83万例、远程影像和心电诊断15万余例。

云南远程医疗协作网覆盖16个州市129个县的182家医疗机构,实现远程医疗县县通,部分县区实现乡乡通。宁夏建设“互联网+医疗健康”示范区,建立“国家—自治区—市—县—乡”五级远程医疗服务体系,探索建设互联网医院,建成健康扶贫保障一站式结算信息平台,不断推出便民惠民措施。

同时,全国全行业综合监管逐步推开。建立医疗卫生行业综合监管制度,各地各部门正在推进落实,同时也在部署开展打击骗取医疗保障基金专项行动,以查处欺诈骗保典型案件为重点,确保专项行动取得实效。姚建红表示:“医保智能监控体系将加快推进,各地将逐步实现对门诊、住院、购药等各类医疗服务行为全面监控。”

浙江深化医疗卫生服务领域“最多跑一次”改革,所有省级医院完成号源池整合,分时段精准预约时间控制在30分钟内。

姚建红强调,下一步卫健委将加强顶层设计、明确任务分工、逐月跟踪进展、加强督察督办,推动各项举措落地见效,及时总结提炼地方改革经验,适时在全国面上推广,推动医改不断取得新进展。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