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不少市民向记者爆料称,位于郑州市西大街与管城北街交叉口东北角的“魏巍故里”牌楼,被地铁3号线顺城街站建设项目部围了起来,担心地铁在建设过程中是否会对这个牌楼造成损害。8月20日,记者来到了市民爆料的地点,看到“魏巍故里”被围在了一个地铁建设项目部的院子里,院子内部停满了车辆。

图片 1

中国本网10月10日讯,郑州近日参考天津、哈尔滨等地历史文化名城的规划,参与考察的文物部门的一名专家、负责人表示将要加大文物建筑的保护力度,重视文化对郑州的意义。以下是此次新闻的主要内容:

  有市民表示:“把具有郑州文化象征意义的建筑围挡在项目部,有些不合适,会对建筑造成损害。”也有市民表示,“项目部应该会对魏巍故里牌楼进行保护,不会有啥损害,但是看起来感觉不太好”。

图片 2

天津市于2005年通过了《天津市历史风貌建筑保护条例》,以地方性法规的形式明确了对历史风貌建筑的各种保护规定。

  对此,记者采访了中铁二局郑州地铁3号线顺城街站项目部一名负责人,他表示,“目前市区内的空地较少,征用这片土地也是没有办法,魏巍故里牌楼目前在项目部不会被损害,牌楼向南5米左右是一个地铁出口,后期施工过程中会进行防护,大约在2019年年底,恢复原貌”,该名负责人表示,在此期间,市民还可以随时进行参观。

本报驻河南记者张莹莹  河南郑州,曾被誉为“火车拉来的城市”,但是现在,交通却成为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头疼的问题。为了破解这个难题,郑州正在努力寻求着解决之道,答案是高铁、地铁、城际轨道交通。然而,在郑州这个历史文化资源丰厚的八朝古都,随意动一锨土,就可能挖出文物。地铁浩大的工程会不会让文物伤筋动骨呢?  黄河博物馆也要“让路”  位于郑州市紫荆山路4号的黄河博物馆,如今正是一片繁忙的施工景象。继人民路、中原路等路段的法桐、雪松为修建地铁“让路”后,这个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如今受郑州市地铁紫荆山站施工的影响,也要“暂时搬家”,为地铁“让路”。  紫荆山站是郑州地铁1号线与2号线的换乘站,是郑州市目前规模较大的一个换乘车站,而黄河博物馆恰好位于紫荆山站主体结构上方。目前,紫荆山站一期工程基本完工,二期工程施工必须先将黄河博物馆拆迁。  根据国家文物局的要求,黄河博物馆的拆迁要采取主楼平移、附属用房保护性拆除的方法进行。现在的黄河博物馆的主楼向东平移100多米,附属建筑物予以拆除,砖瓦、木料保留,待地铁施工完成后再恢复建筑原貌。黄河博物馆的迁建工程由河南省文物建筑保护设计研究中心设计,由河南省龙源古建园林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负责施工。  记者在现场看到,黄河博物馆呈“工”字形砖木混合结构的建筑南侧已被拆掉,现场有40名工人正在拆迁。在拆迁工地南侧的地铁工地,记者看到有几辆大型挖槽机正在工作。据现场施工的工人说:“这里是郑州地铁1、2号线交会处,现在挖槽机要挖55米深的地铁出入口槽。”他指着地铁施工工地北边正拆迁的黄河博物馆说:“北边还有一道槽口,现在他们正腾地方,很快就要开挖了。”  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黄河博物馆不受损伤,如今的博物馆主馆已经被“包裹”起来。记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走进黄河博物馆内,馆内已全部清空,博物馆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为了配合地铁施工,黄河博物馆的藏品已搬走,目前在专门的库房中保管。”在北侧一长排空屋内,码放着有编号的大梁、房檩、窗户、砖块和石膏雕塑板等。一工人正在拆小木条上的铁钉,他说:“这些木条以后还要使用。拆下来的所有建筑材料我们都编了号,都在北边屋里放着。”  “让路”方案一波三折  对于黄河博物馆不得不为地铁“让路”这件事,在地铁修建方案刚刚出台的时候,就曾在郑州当地引起激烈的争议。采访时,附近的一位老先生告诉记者:“我觉得应该好好保护黄河博物馆,因为它承载的不单是一个城市的记忆,而且是一个城市的历史和内涵。”面对眼前的这个大工地,老先生显得黯然神伤。他无奈地说:“现在就希望能最大限度地保护它,让它的伤害减小至最少吧。”  作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黄河博物馆成立于1955年,隶属于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作为世界上最早建立的水利行业博物馆,是中国唯一一座以黄河为陈列主题的自然科技类博物馆。建于1957年的米黄色的主建筑陈列大厅属欧式建筑风格,是郑州市颇具时代特点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为了做好黄河博物馆的拆改,郑州市轨道交通有限公司曾经制定了3套方案:方案一是拆除黄河博物馆,待工程完工后恢复重建;方案二是在建设中不拆除黄河博物馆,对建筑主体进行保护性施工;方案三是利用周围区域,对黄河博物馆进行建筑主体整体平移。  河南省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处副处长张斌远在受访时告诉记者:“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对黄河博物馆的损坏,我们仅这个项目就专门向国家文物局上报过两次,真是一波三折。最初上报国家文物局的方案是整体平移黄河博物馆,并且这个方案也获得了审批。但是后来在具体实施起来的时候发现,黄河博物馆的建筑是砖混结构,平移会倒塌或产生裂缝。后来第二次上报方案,国家文物局同意黄河博物馆的两翼拆后复原重建,中心展厅平移。大家都在为最大限度地保护黄河博物馆而努力。”  老的黄河博物馆面临拆迁,那如果人们想再一睹博物馆里的藏品风采,该怎么办?据黄河博物馆相关负责人介绍,郑州市在郑州北区为黄河博物馆置换了一块40亩的土地建设新馆。目前新馆已基本完工,室内装修、绿化都已经完成,正等待验收。  地铁与文保可以双赢  郑州是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市区内文物古迹很多,如何避免对它们造成影响,是修建地铁时必须考虑的一项重要内容。因为地铁修建,郑州市在文物保护方面也着实费了不少心思。例如,郑州市地铁1号线、2号线均进入了商代遗址和遗址的墙基,规划建议紫荆山站的设计不要侵入商代遗址保护范围。同时规划建议,1号线、2号线穿越商代遗址保护区时应进行埋深,工程穿越城墙处,距地下墙基的高度不能小于15米。  据郑州市文物局文物考古科研处处长寇玉海介绍,郑州市在地铁修建过程中,文物部门全程跟踪、监控,积极参与,严格按照文物保护工作“两利”方针,将文物保护和文物安全的意识贯穿于各个环节,确保文物安全的同时为地铁建设提供了便利。  在地铁的立项及选址阶段,郑州市文物部门就与地铁修建方案编制单位针对地铁线路的选线和地铁站点的选址问题充分对接,尽可能避开相关的文物保护单位。对于部分无法避绕,必须从下部穿越通过文物点的线路,郑州市文物部门对线路下穿深度提出具体的要求,确保不因地铁施工及运行对文物造成损害。在此基础上,还委托相关专业单位编制了《郑州市城市快速轨道交通文化遗产环境影响评估报告》,与选线方案一并上报国家文物局,并依据国家文物局批准文件,调整确定最终的选线方案。  为确保地下文物安全,在所有站点的选址及施工区域,组织开展文物勘探和考古发掘工作,并根据文物勘探和考古发掘结果来最终确定站点的位置。对于在文物保护单位建设控制地带范围内的站点建设项目,在文物勘探及考古发掘工作结束后,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将工程设计方案逐级上报国家文物局,未经批准,一律不得开工建设。  为确保地铁施工及后期运行期间的文物安全,凡是轨道上部有地上文物分布的区域,均要求编制防震、减震方案,并建立多方应急及监测机制,确保文物安全。  据了解,自郑州市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工程开展至今,未发现一起违反文物保护规定的施工行为,未发生一起文物遭破坏的事件,实现了文物保护和城市建设的“双赢”。

目前,天津市已经对528座风貌建筑设置保护标志,进行挂牌管理。人们看到每一座建筑时,都能了解到这座建筑的建设年代、建筑风格、历史变迁和趣闻逸事等。

  记者在“魏巍故里”牌楼的后侧看到了一则《魏巍故里碑记》,上面写着:“1951年,一篇发自抗美援朝战争前线的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感动中国,三军统帅毛泽东批示‘印发全军’。自此,写作这篇影响数代人价值观作品的魏巍名垂中国文坛。魏巍,原名魏鸿杰。1920年3月6日出生于河南郑州,抗日战争爆发,奔赴延安,一生军旅,为正义、为战争而歌,其诗作、散文、通讯、小说,视野宏阔,感情炙热,充满时代精神和英雄主义气概,为当代中国文学作品经典,今建仿明清郑州居民建筑牌楼以志纪念,落款为2012年10月,郑州文物局”。

根据规划,天津市对街区内的历史建筑,原则上不得拆除,同时严格控制一切开发建设活动,新建、改建、扩建活动必须符合历史环境的尺度,不得损害历史建筑的可识别性。

  记者联系了郑州市文物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那个不是文物,那是咱的一个景观展示,周边也没有文物,那个围起来是咱们市里边修地铁的,不牵扯到文物的问题”。

哈尔滨也有类似的做法。并且两个地方均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果。哈尔滨极具俄式风情的中央大街,日均接待游客20余万人次,现在成为亚洲最大最长的步行街、哈尔滨市最繁华的商业街。

在常松木看来,在许多地方,城市化与文化遗产保护常常处于尖锐对立的境地,但天津、哈尔滨、苏州、福州以及日本京都却做到了发展与保护并重。这些城市的实践证明,文化遗产在城市建设中可以拥有尊严,可以融入经济社会发展,惠及广大民众。

郑州最需要做的就是给保护建筑挂牌

那么,郑州目前最需要做的、最容易实现的是什么?

在常松木看来,目前应该尽快挂牌,把列入文物普查名录的,比如保吉寨的寨墙等,先保护起来。

在他看来,被列入文物的,有文物法作为护身符,抗压能力显然更强一些,而被列入普查名录、还没有归入文保单位的,就必须进行挂牌保护了。

而郑州的优秀近现代建筑,之所以遭遇部分被拆的命运,和没有挂牌的关系也很大。

此前,郑州市相关专家也认为,我们文物保护的速度,赶不上城市化的进程。很多暂时够不上文物级别,却仍有保护价值的,就处于无法可依的境地。

目前,文物保护的认定由文物部门负责,但是具体的建筑保护由住建部负责。哈尔滨、天津等地,挂牌工作都是由房管局做,但现在郑州的住建部门尚没有参与这一领域。

不过,一个事实是,天津、哈尔滨等地历史文化名城的规划,起步要比郑州早十几年。郑州目前的《历史文化名城规划》,仍处在专家审议阶段。

从不懂保护到学会保护需要一个过程

如果将郑州的保吉寨放到天津,也许就不会有市民的这一场虚惊。在那里,被列入文物普查单位的建筑,都会被挂牌保护。

专家认为,郑州的文化遗产保护起步晚,目前的规划和理念跟外地有一定差距。我们需要做的,不仅是提高城市文化的知名度,还应该和市民的生活、城市的发展相结合。

天津和哈尔滨的做法

让考察团成员念念不忘

这几天,让考察团成员念念不忘的,是天津和哈尔滨的保护方式与目前的成绩

参与考察的文物部门的一名专家、负责人表示,郑州市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的滞后,归根结底还是和经济不够发达、起步较晚有关。

在他看来,文物保护的意识,是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而体现的,只有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社会才会重视,比如东大街上的郭家大院,现在谁敢拆?但是早些年,比郭家大院漂亮得多的,著名作家魏巍故居的明清建筑大院都被拆了;修建紫荆山路时,直接把商城城墙拆掉,穿城墙而过。过去有句话叫做“盛世修庙”,说的就是文物保护和经济发展的关系。

在他看来,哈尔滨和天津之所以能走在前面,和当地的保护传统是有关系的。

像天津,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毛主席就说过,“天津的小洋楼,北京的四合院,都不能动。”所以不管“文化大革命”怎么破坏,这些地方都保留着。还有西安,新中国成立后早期的规划,就要求城墙周边不能建高层,不能搞建设。

而郑州对文物的价值认知,就显得太晚了。冯玉祥主政时,为了修大同路,直接把商城城墙上的砖拆下来。长期以来,郑州一直是小县城,从明清到民国都不是省会城市,文物保护的理念,并没有根深蒂固。

“但是现在,城镇化建设太猛烈了,我们从来没有感受到对文物的保护这么重要。不过整体来说,从政府到民众,保护意识是不断提升的。”该负责人说。

发掘郑州远古文化

彰显“古城”文化特色

事实上,郑州市最近几年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上述负责人称,郑州文物部门对于文物保护一直投入很大,不亚于任何一个历史文化名城,尤其是登封“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申遗等,花费了很大力气。

郑州和其他城市的不同点在于,我们更多代表的是一种远古文化。郑州不仅是商城、管城、祭城,而且拥有西山遗址、老奶奶庙遗址、大河村遗址、东赵遗址、登封王城岗遗址、新密古城寨遗址等文化遗址。10万年前,郑州已经有人类生活;8000年前,这里已形成村落;5000年前,这里已筑有城池;4000年前,这里已诞生王权。我们应抓住这一点,将郑州打造为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彰显郑州的“古城”文化特色。

他表示,下一步需要考虑的,是郑州的文化怎么体现商业价值。目前我们的文物保护,没有规模效益,没有直接的经济效益,政府部门正在逐步解决文物保护的价值怎样体现在都市区建设中、怎样避免城市化建设中文化生态被破坏的现象。

目前,郑州已探知文物遗存6000余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74处80项,在河南省居于首位,在全国665座城市中位居前三。郑州需要努力的是,让许多极具地标性文化价值的古迹,如少林寺、二七塔一样成为郑州的城市文化新名片。

“这也提醒郑州的决策者,重视文化对郑州的意义,考虑怎么将城建与文化融合。这是个大课题,需要时间与实践。”该负责人称。

关注手机本网(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