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郑州市太康路上,一对双胞胎小男孩手腕上分别被绑着绳子,跟着哥哥在街头走着。旁边,一名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人,一边在垃圾箱翻找着废品,并不时的照看着身边的三个孩子。

今天上午去人民医院给儿子抓药,未满12岁的去儿童病房拿药,医院的儿科药房设在楼梯的东面,紧挨着儿科门诊,可能是医院为了方便患者取药。

“开始想着两天就到了,没想到越骑越累,最后骑了这么久。”一辆自行车,几件破旧的衣服外加自家蒸的馒头,2019年4月3日,从老家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到郑大一附院,382多里的路程,没有身份证也从未出过远门28岁的刘海燕骑了4天3夜,只为了赶往郑州看望重症的儿子。

图片 4

下了楼梯,便看见走廊里熙熙攘攘,人头攒动。怀抱婴儿的年轻母亲,扯着孩子的中年父亲,还有一些领着孙子,孙女看病的老人……一个个神色焦虑慌张,一看就知道为小孩生病着急上火。

图片 5

据拾破废品的老人称,这三个孩子都是她的孙子,大点的男孩7岁了,小的两个双胞胎今年3岁半了。他用绳子拴住孙子,是防止自己在是拾废品的时候走丢。老人说,他们老家在河南郸城,来郑州是为给仨孩子的父亲看病,孩子的父亲也是自己的儿子,患有肝硬化,来郑州需要看病动手术。

穿过人群,到了儿科药房。药房有两个窗口,左边窗口收单子,右边窗口领药,收单子的窗口人不太多,不多会儿,便轮到我,递上儿子的缴费单,站在一旁等待叫到名字取药。

患病的是刘海燕的大儿子张振坤,今年5岁。2018年12月4日,张振坤突然脖子肿胀、浑身出现出血点,去当地医院检查后始终无法确诊是什么病,医生建议去上级医院进一步检查。于是爸爸带着儿子火速来到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儿子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B。

图片 6

此时,左边窗口的祖孙三人引起我的注意,一个大妈领着两个孙子在等着取药,大妈大约六十出头,个子不高,穿着有些褪色的土黄色半大上衣,肩膀宽厚,微佝偻着身子,一看便知是长年地里劳作的,她半侧身体倚着窗口伸出的台面上,左手环抱着一侧台面上的小孙子,小孙子大概2岁多,一手牵着站在窗口台面下的大孙子,说大,也不过约略4岁多的样子。

图片 7

从3年前儿子被检查出患有肝硬化开始治病以来,家中欠下了很多外债,儿媳妇也因此离开了家。由于孩子们的爷爷患有脑梗,生活不能自理,没办法她只有一边陪护儿子,一边照看三个孙子。由于缺钱,她抽空还要带着三个孙子,到街上捡一些废品卖,能补贴一下开销。

稍大的孩子不时哭闹着要走,大妈先还劝慰他,但无济于事,孩子还是一直晃着她的右手臂,嚷着要走,她有些不耐烦了,喝斥了一些话,我离她有两步的距离,加上周围喧闹,听不到说些什么。

丈夫带着儿子去郑州治疗了,家里还有生病的小儿子,没有办法刘海燕就留在了家里照顾发烧的小儿子。却未曾想到,没过几天突然接到丈夫张红彬的电话,说大儿子持续发烧病情危急,身在老家的刘海燕听到后立即想赶到医院去照顾孩子。4月3号早上,没有身份证买不了车票的刘海燕带着几个自家蒸的馒头,包上几件厚衣服就出发了,饿了就蹲在路边啃几口馒头,晚上困了就找个自助银行站点在里面凑合一晚。

图片 8

我本想上去攀谈,听到叫儿子名字,便赶忙去领药,领了药出来,心里还一直想着那祖孙三人。

图片 9

他生病的儿子叫杨光华,今年三十多岁了,患病前是卖小吃的,做小生意累,但小家也很幸福。儿子生病后,先是在老家县医院治疗,为了给儿子看病,他们转到省城的大医院,因为没钱住不起院,现在借宿在一个好心的老乡出租屋那里。

我无端地觉得,这大妈的儿子和儿媳应该在外地打工,不然孩子生病做父母的一定不会放心一个老人带着两个小孩来看病。

近400里的路程,刘海燕骑了四天三夜,终于在2019年4月6号下午赶到了医院。

图片 10

这令我想起我的母亲,弟弟、弟媳长年在外,母亲也和这大妈一样,一个人照看着两个孙子,留守在家,其间的辛苦不言而喻。

图片 11

据患病的小杨说,看着每天辛苦照顾他,还要照顾三个孩子的老母亲,他自己曾有轻生的念头,可有实在放心不下自己可爱的孩子和母亲。小杨说,希望他的病能早些治好,到时候他还会努力挣钱,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让自己的孩子能上学读书。

这在农村并不稀罕,好多人家都是这样的情况,
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背井离乡到城市打工,而城市的生活和教育成本太高,他们选择把孩子送回农村老家交给年迈的父母照看,只在逢年过节时回家团聚。

10年前,18岁的刘海燕在山东莱阳的一个食品厂打工时,认识了同厂的张红彬,随后两人就走在了一起。由于刘海燕的母亲脑子不好使,一家人大大小小的事都由刘海燕的奶奶当家作主。当时刘海燕的奶奶希望她能够为了哥哥换亲,于是强烈反对刘海燕和张红彬在一起,所以两人至今没有办理结婚手续,刘海燕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也被奶奶扣押在了老家。

若非节假日,平时,走在农村的大街小巷里,很少碰到年轻人,多是老人和孩子。

图片 12

对于留守老人来讲,儿女不在身边,孤单冷清自不必说,家中大小事宜全要操心,对于年迈的他们来说,实在有些力不从心。

因为没有身份证又不识字,结婚这几年,刘海燕一直没出过远门,这次听到儿子病情加重,便在老家问熟人,让人把到郑州的路线写在一张纸上,然后骑着自行车边走边问。“开始想着两天就到了,没想到越骑越累,最后骑了这么久。”近400里的路程,刘海燕骑了4天3夜,除了疲惫的身体还有那颗一直牵挂着儿子的心。

对于留守孩子来说,农村老人的文化程度普遍较低,大多数老人只能供孩子吃、穿,至于孩子的学习、情感、性格,心理方面,就只能听之任之了,作为从教多年的教师,我切身体会班里很多问题孩子都是出自留守家庭。

图片 13

有些老人即使有心,恐怕也是无力,有的连自己照顾自己都成问题,更别说照顾好孙子孙女了,也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和生活压力。

张振坤在家排行老大,家里还有一个3岁大的妹妹和1岁的弟弟,一家五口是地道的农民家庭,孩子父亲张红彬农忙时在家种地,闲时就去建筑工地打工,刘海燕便在家照顾年老多病的老人和3个年幼的孩子。尽管家庭收入很低,生活开销大,常常入不敷出,但也能勉强维持温饱,一家人的生活倒也其乐融融。

我们老家村子里有很多孩子,父母在外打工,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读完初中便辍学在家,四处游逛,满18岁,便出去打工,没有什么文化,也无一技之长,只能在工厂干一些流水线上的工作,到了结婚年龄回乡结婚,生了孩子再继续沿着他们父母的轨迹生活,这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图片 14

虽然我知道,这是城镇化进程中长期存在的一种社会问题,想要妥善解决并不容易。但我还是希望,什么时候他们可以终结留守,老人们有子女培伴,安享天伦之乐,孩子们有父母陪伴,有个快乐的童年。

张红彬姐弟仨都是被现在的82岁的母亲史秀荣收养的,老人家含辛茹苦的把他养大,本想颐养天年,哪知孙子得了这样的病。听到孙子病了的消息后老人血压骤然升高直接晕倒了过去。家里闺女买来看望母亲的鸡腿直到放坏了,史秀荣一口也没舍得吃,想要留给病重的孙子,给他补补营养。

爱到最后是陪伴,这条留守之路什么时候能够走完?

图片 15

365极限挑战营 第五天

见过刘海燕的人都不敢相信她今年才28岁。嫁给张红彬之后,不仅要赡养80多岁的老母亲,更是要抚养三个年幼的孩子,但为了爱情,刘海燕义无反顾的扛起了家庭重担。丈夫在外打工,刘海燕在家操劳日子倒也过得下去。丈夫张红彬在孩子生病前在上海的工地做油漆工,每个月收入四五千元,但是2017年3月份,工作中的张红彬在干活的时候从两层楼高处掉了下来,肋骨断了几根,在家养病养了一年多。

图片 16

自从大儿子张振坤被确诊为白血病后,就在医院开始了化疗,目前正在进行第三个疗程的化疗,已经花费了15万元。根据医生的治疗方案,张振坤需要12个疗程的化疗,每个疗程需要2万元左右的费用,而高危白血病后续还需要进行骨髓移植手术,七八十万的费用压得刘海燕夫妻俩喘不过气。

如果您愿意帮助张振坤早日康复就请您点击捐款链接【给血液病儿健康童年】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或则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给血液病儿健康童年”

(文图/叶蕾 编辑:笑颜)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