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资讯 1

社会资讯 2

社会资讯 3

最近,侄女为老人养老送终,最后老人房子却成了无主房产,收归国有引发热议。那么,无儿无女的老人去世后,房子到底应该归谁?侄女尽了赡养义务,到底该不该得到老人的遗产?把老人房子收归国有到底对不对?

专家称,正处立法进程中的民法典继承编草案增加“用于公益事业”表述,增强了合理性和正当性

深圳一起“无主财产收归国有”的案件,引发了网络热议。深圳罗湖区村民蔡某某,膝下无子女,由侄女为他养老送终,蔡某某名下有一套回迁房,在其去世后才建成安置。经法院审理,蔡某某侄女获得回迁房30%的房产份额,剩余70%的房产份额作为“无主财产”,收归国有。

我的个人意见是,这个判决看似合法,却是错误的,为老人养老送终的侄女该得到全部房产,而不是仅仅30%份额。法官判决应该根据事实,而不是抠字眼。根据《继承法》的规定,“公民可以与扶养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按照协议,扶养人承担该公民生养死葬的义务,享有受遗赠的权利”。蔡某某的侄女,虽然没有子女的身份,也没有与蔡某某签订遗赠扶养协议,却有子女孝道之实,既然在事实上履行了遗赠扶养的义务,也应当在事实上享有获得遗产的权利。也就是说,这个侄女事实上与老人有遗赠抚养关系,应该得到全部遗产,包括房产。我个人认为,侄女应该不服深圳地方法院的判决,提起上诉,请求上一级法院重新判决。

金羊网记者 董柳

这个司法处置引来了民间很大的争议,认为这是政府“与民争利”。网友说:“老人养老,政府没参与,全靠他侄女养老送终;有了回迁房,政府就来了。”“明明老人床前有人尽孝,怎么就‘无主’了?”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2017年9月,深圳市司法局法律顾问室在工作中,发现位于罗湖区都市名园的一处物业存在疑似无主房产的情况。经进一步了解得知,罗湖区村民蔡某某,膝下无儿无女,年老后投奔侄女,由侄女为他养老送终。

深圳孤寡老人蔡某某去世后,留下一套房产,最近该房产70%的份额被法院判决收归国有,余下30%的份额被判给生前对其尽过扶养义务的侄女。判决结果出炉后,一些网友认为“不合情理”。

事件还得从法理、情理两个层面来分析。从法律专业主义的角度来说,司法处置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老人生前没有立遗嘱,只能按《继承法》规定的法定继承处理,侄女不是法定继承人,所以不能继承产权,但是生前对老人有赡养行为,可以适当分得部分遗产。所以从“技术”层面上说,只要老人能提前立好遗嘱,就不会出现侄女无法继承房产的尴尬。

依据蔡某某生前签订的拆迁赔偿协议,其名下拥有一套回迁房,该回迁房在其去世后才建成安置。蔡某某侄女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分配该房产。考虑到蔡某某侄女对蔡某某生前尽了扶助义务,并为他办理丧葬事宜,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定蔡某某侄女获得回迁房30%的房产份额,剩余70%的房产份额无主。

这样的判法是否合理合法?正在编纂的民法典继承编草案又将如何对待这一问题?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但是,事件还有情理的层面,中国传统上是一个家族社会,在老人膝下无子的情况下,侄子、外甥很多时候履行赡养老人的义务,俗话说就是“养老送终,敲盆打幡”,民间也普遍认同尽了孝道的侄甥有“继承权”。这种顺理成章的习惯权利却并不为现代法律所容纳。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定蔡某某侄女获得回迁房30%的房产份额,剩余70%的房产份额无主,这样的判决是如何做出的?这个判决合理合情合法吗?房产继承法律规定,继承关系要在一定的条件下才能发生。一是继承应当在被继承人死亡后才能发生,二是继承遗产的人应当是被继承人的合法继承人,就是依照法律的规定能作为继承人的继承人。被继承人如果立下遗嘱,
将房产指定给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或是捐献给国家、
集体,这也是被继承人处分遗产的方式,但这不是继承而是遗赠。

案例

所以,才会出现这次尽了孝道的侄女却不能够继承房产的案件。这也是一场情与法的冲突、传统习惯和成文法律的冲突。还应该看到面临老龄化社会、面临之前长期执行的“一孩”生育政策,以及中国老人普遍讳谈生死、不愿意提前立遗嘱的现实,类似于蔡老伯这种没有“合法继承人”的问题会越来越突出。

社会资讯 4

深圳一名孤老过世

其实,民法本应是一个民族的公共习惯的共同记录,特别是民法中的继承法、婚姻法部分是最应该体现骨肉亲情、人伦传统的地方。类似于子侄辈赡养老人这样的民间习惯,民法应该有弹性空间,做人性化处理,做到法与情的圆融汇通。

《继承法》规定的法定继承人是配偶、子女、父母、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继承顺序是指上述继承人继承遗产的先后顺序。《继承法》将继承人分成两个继承顺序: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继承开始后,先由第一顺序的继承人继承,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包括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及虽有第一顺序继承人但全部放弃或丧失继承权的,才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

房产70%收归国有

应该借着这次编纂《民法典》,对现行继承规定做出修订,既要体现中国尊亲敦睦的传统,也通过保障产权激励子侄尽孝养老。首先,应扩大法定继承人的范围,能否将尽到赡养义务的子侄辈列为第三顺序的法定继承人,也让这些尽了孝道的晚辈对于遗产继承有稳定的预期。其次,老人立遗嘱法律形式,也有必要放宽,比如,口头遗嘱不必局限于危急情况,给民间留下足够的自治空间。

从这里可以看出来,按照现行《继承法》规定,配偶、子女、父母、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才是法定继承人,作为旁系亲属的侄女是没有法定继承权的,即使侄女尽了赡养义务。深圳这个案例中,当地法院也是最终确定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二条“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遗产,归国家所有”之规定。也就是说,因无继承和受遗赠人,遗产即可依法收归国有。按此理解,蔡某某生前若没有指定受遗赠人,遗产属于“无继承”,在法律上应归国家所有。根据蔡某某侄女的情况,如果严格按法律的字面执行,而不是按照立法精神理解,很可能连30%的房产份额也难以得到。

深圳市司法局官方网站4月16日披露了一条《深圳市司法局申请启动司法确认程序
罗湖一无主房产收归国有》的消息:

侄女明明床前尽孝,却不能依法继承老人财产,政府却拿到房产的大部分,虽然合法但未必合于民间情理。

那么,为老人养老送终的侄女没有得到房产,从法律上来说,是因为老人生前没有立下遗嘱,将房子遗赠给侄女。通过这件事,不少网友意识到了遗嘱的重要性。律师建议,不要认为生前立遗嘱不吉利,为了自身合法权益的维护,为了避免身后财产起纷争,立合法有效的遗嘱是必须的。

2017年9月,深圳市司法局法律顾问室在工作中,发现位于罗湖区都市名园的一处物业存在疑似无主房产的情况。经进一步了解得知,罗湖区村民蔡某某,膝下无儿无女,年老后投奔侄女,由侄女为他养老送终。依据蔡某某生前签订的拆迁赔偿协议,其名下拥有一套回迁房,该回迁房在其去世后才建成安置。蔡某某侄女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分配该房产。考虑到蔡某某侄女对蔡某某生前尽了扶助义务,并为他办理丧葬事宜,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定蔡某某侄女获得回迁房30%的房产份额,剩余70%的房产份额无主。

眼下,我国正在加速进入银发社会,随着老龄化程度的日益加深,社会养老压力也在不断加大。从民事立法的角度,规范“遗赠抚养协议”“丧偶儿媳女婿”的继承效力,无疑有利于缓解这种不利局面,鼓励亲属之间、非亲属之间的养老扶助,但现行法律的局限性也不容忽视。

得知此信息后,深圳市司法局法律顾问室组织骨干力量积极应对,研究相关法律法规、搜集全国类似案例、认真分析研判,最终确定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二条“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遗产,归国家所有”之规定。

社会资讯 5

2018年1月2日,法律顾问室代理深圳市政府依法向罗湖区人民法院提出认定无主财产申请。同日,该院受理该案。2018年2月1日,罗湖区人民法院在《人民法院报》刊登“关于认领罗湖区都市名园×××房的公告”,在公告期限一年之后,该房产份额仍然无人认领,2019年2月20日,罗湖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深圳市司法局法律顾问室代理深圳市政府出庭,法院一审终审判定涉案房产70%份额归国家所有。

有法律专家建议修改继承法,扩大继承人主体,容纳更多的亲戚来继承,“对于公民财产,除非有捐赠给国家的意思,尽量不要随便收归国有”。呼吁针对非法定继承人,由其他亲属或相关亲友在死者生前尽到较多抚养义务的,可以根据个案裁量多分,甚至100%。

声音

多地发生类似案例

实际判法不尽相同

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了解到,国内申请认定财产无主案件,深圳并非首例,上海、保定、杭州、荆州、广州、江门等地都有类似案件发生。其中,上海、大连的相关案件中,法院判决无主财产收归国家所有;保定、杭州等地案件中,无主财产被收归集体所有;广州、江门等广东省的三件案中无主财产为申请人所有。

广州市民邓某志因为患病,没有生活能力,一生未婚未育,一直由其父母及其哥哥邓某、嫂子王某某照顾,共同生活。邓某志的父母有三个子女,其父母及兄弟姐妹均已去世。

2014年,58岁的邓某志去世,遗留下一套位于广州市番禺区市桥街桥东路的房屋。邓某志死亡后,嫂子王某某及其子女办理了邓某志的丧葬事宜。

后来,王某某申请继承该房。广州市番禺区法院于2017年2月在法院公告栏、番禺区市桥街桥东社区公告栏及涉案房屋门前发出认领上述房产的公告,法定公告期间为一年,届满后房产仍无人认领。

法院审理指出,人民法院受理认定财产无主申请后,经审查核实,发出财产认领公告满一年无人认领的,判决认定财产无主,收归国家或集体所有。依照继承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对继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继承人扶养的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人,或者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配给他们适当的遗产”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7条的规定,“遗产因无人继承收归国家或集体组织所有时,按继承法第十四条规定可以分给遗产的人提出取得遗产的要求,人民法院应视情况适当分给遗产。”

法院就此认为,申请人王某某对邓某志尽了生养死葬的义务,可以分配适当的遗产,故王某某申请涉案房屋归其所有的请求,法院予以支持。番禺区法院一审终审判决邓某志遗留的房屋为无主财产,归申请人即其嫂子王某某所有。

解读

按现行继承法规定

收归国有没有疑问

“现行继承法出现像深圳法院这样的判决并不奇怪。”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孟强接受金羊网采访时说。

社会资讯,“一些人可能觉得不是很公平,担心政府是不是存在与民争利的情况。另外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到来以及社会价值的多元,很多人没有结婚也没有子女,这些人也担心收归国有是不是不太合理。”孟强说。

孟强介绍,现行继承法于1985年制定、施行,其中第10条规定了第一顺序和第二顺序共两个顺序的继承人。第14条规定:“对继承人以外的依靠被继承人扶养的缺乏劳动能力又没有生活来源的人,或者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第32条规定:“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遗产,归国家所有;死者生前是集体所有制组织成员的,归所在集体所有制组织所有。”

孟强表示:“像深圳老人蔡某某,如果确实属于孤老,又没有事先立遗嘱说将财产赠给谁,则属于无人继承,其侄女如果对其进行过照顾,则属于上述第14条所说的‘继承人以外的对被继承人扶养较多的人,’则‘可以分给他们适当的遗产’,这也是最终判定分给老人侄女30%份额的原因,剩余70%的份额则按第32条的规定收归国有。因此,有关部门的做法可能未必合情理,但符合继承法的规定。”

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立新也告诉记者:“按照现行法律规定,在没有第一顺序、第二顺序继承人的情况下,深圳法院的判决没有问题。”

修法

继承编草案编纂 强调国有公益目的

当前,民法典继承编正在编纂中,继承编草案已于2018年8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一次审议。

“对比民法典继承编草案一审稿和现行继承法关于继承的规定,我们发现,继承编一审稿基本沿袭了现行继承法,但有些进步。草案一审稿规定‘无人继承又无人受遗赠的遗产,归国家所有,用于公益事业;死者生前是集体所有制组织成员的,归所在集体所有制组织所有。’也即草案一审稿强调收归国有后用于公益目的,增强了收归国有行为的合理性和正当性。”孟强说。

杨立新表示,现实生活中,终究存在遗产无人继承的情况。现行继承法规定的继承人只有第一顺序和第二顺序两个顺序的继承人,继承人的范围基本是三代以内的直系亲属,这一范围还比较窄,也比较容易导致无人继承遗产的情形出现。

杨立新说:“在无人继承的财产可能增多的情况下,我们原先建议扩大到四亲等以内的直系血亲和四亲等以内的旁系血亲,(记者注:亲等是计算亲属引关系亲疏远近的单位。亲等越多,关系越远。四亲等比四代的范围还要宽泛。大概而言,堂兄弟姊妹、表兄弟姊妹是四亲等的旁系血亲。)这样就能大大拓展继承人范围,减少财产无人继承情形的出现。目前为止,立法机关还没有采纳这个意见。”

提醒

订遗嘱指定送给谁 可避身后财产争议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孟强表示,如果一些没有继承人的老人不愿自己去世后财产因无人继承而被收归国有情况的发生,完全可以通过事先订立遗嘱的方式解决:“对于个人的财产,可以提前通过订立遗嘱的方式做出妥当的安排,在遗嘱中将财产指定赠送给想赠送的亲朋好友,这样就可以避免自己去世后财产被收归国有。”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