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母亲】

一些未融的雪把苍白化成了水滴一点点浸润着土壤,枯枝开始慢慢抽长出一个新的春天。阳光很亮,缓缓移动的步伐剥离着人们眼底的时光。

    在公交车上,听到有人在议论:现在的90后怎么一点责任心都没有!
 现在的90后都是温室里的花朵,受不了一点儿挫折。
 现在的90后做事天马行空,不切实际……诸如此类的话相信你也在某个时刻所听到。甚至,我们会在网络新闻中看到一例报道90后的报道后看到一大串接连不断的90后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来势比当初评论80后的更要来的凶猛与残暴,更有甚者还会说是现在的社会出了问题,是学校教育出了问题,是家长教育出了问题……

【母亲】满面尘拂烟火色!人间正道是沧桑。是的背景简单!荒凉!无依无靠!老人的磨难蒼桑都写在脸上!双手和着装上!独自背着破筐拾牛粪,为生活而奔波。很感人吧!但是天还是美好的天湛蓝的天空象征着公证和美好!这就是我的创意!手上有伤口还贴了块黑㬵贴!那是电线的绝缘胶带!说明老人的无奈和纯扑。

我踏着午后的阳光随意地走上街头。关于春的消息被一个节气告知后,趴在草地上的草依然是垂头丧气的模样。大树被缠满了节日的灯盏,人行天桥上挤满了的红灯笼傲娇的艳着。

   
 每当听到这些或者看到这些的时候,我的心底都会发出声音,我不愿意被代表。
 


我的正前方有一群人围着,互相谈论着什么。向来不喜欢围观看热闹的我只是瞥了一眼: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拿着剪刀认真地剪着一张红纸。午后的阳光把她的白发照得闪着亮,老人歪着头,咬着下嘴唇,好像她剪的不是一张纸,她专注的神情立时让我着迷。

       
客观的说,我们见到的那个人,并不是他的那个时代所有的人。每个人身上都有他的个性,也许我们接触的那个人身上有我们不喜欢的东西,但我们不能一杆子打翻一船人,说和他一个年代的人都是这样,给他所处的那个年代的人贴上一模一样的标签。

在老人前方的地面上摆放着一张张红红的窗花:鲤鱼跳龙门、喜上梅梢、年画娃娃还有人物肖像,这是中国年喜庆的红。我的身边掠过一袭淡淡的风,风在裁剪春天的同时误把老人的红窗花当作春花吻着。望着那些随风而飘动的窗花我突然想起了母亲的红窗花。

   
不管80后,90后甚至更多的一些年代后,我相信,每一个年代群体里都会有一些行为不太好的人,但我们不能以偏概全,因为在他们中也有好人。当我们看到不美好的事物事,也别忽视了美好的事物。作为一个大三的学生来说,我所能看到的我这一代人中不乏优秀的人。

今天是腊月二十一,我的母亲会去赶集了,我知道她总会买几张红纸回家。这样的午后她该戴着老花镜,坐在屋檐下认真地叠着红纸然后用剪刀剪着。如今的母亲因为视力不好总会剪错:不该剪断的地方剪断了,该剪开的地方,她的剪刀太小心又未剪断。

     
 在我认识的人中小七姑娘的家庭是这样的,母亲身体不好,一家五口靠爸爸养活,作为家中的长女,她从大学开始,就把八岁的妹妹接到身边的一个坚强女孩儿。她和妹妹租房住,每天除了上课之外,她还要去做兼职,以满足和妹妹的生活,在晚上还要给妹妹辅导功课,可她也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依旧很努力的生活。

母亲上了年纪依然喜欢给窗户上贴红窗花,她如今剪的鸟儿羽毛总是稀疏的几片。去年母亲还问我:这喜上眉梢上的鸟儿像喜鹊吗?

   
 而g先生也是我认识的人中的一个,他梦想着考到北大法学专业读书,然而已经落榜了三次的他也没有就此放弃,他也依旧坚持着自己的梦想,每天仍旧早出晚归的在自习室里奋斗着。

我笑:还是像麻雀,一只胖麻雀!母亲也笑然后叹息:现在眼睛看不见了,剪的样子自己看着都模糊。

     
z先生是一个大四即将毕业的一个学生,而他已经由爱好发展为事业,开起了属于他的一间小小公司。从什么都不懂开始一点儿点儿的学起,在学业与创业中寻求平衡,去寻找客户,以及绞尽脑汁去策划活动方案,去规划公司发展。

母亲年轻的时候剪窗花剪得极好。母亲最喜欢剪喜上眉梢,她说这图吉祥喜庆。那时候我和母亲争执过,母亲说是喜鹊,我偏说是麻雀。我和父亲手里拿着书坐在母亲烧热的土炕上一起怼母亲的红窗花。

   
 我们都是很平凡的人,然而在这些平凡中我看到的是我们这些90后并不是像人所说的那样充满负能量。我从众多的平凡人中看到了他们身上的正能量,在这里我想说,并不是像部分人说的那样,我们的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出了问题。相反,我们的学校,家长,从小就在教我们不自私,要宽容,坚强,为国家为社会奉献……也许我们存在不足,但我们依旧在完善。

开始母亲是争辩的,到最后她会侧过脸去懒得理我和父亲。虽然我们父女俩总打趣母亲的鸟儿剪得肥了或者瘦了,也笑母亲来来回回总剪那么几个图样。母亲剪不了人物肖像,她只会剪花儿和各种小动物。可母亲年年依然剪红窗花,我家玻璃窗上的窗花刚褪了色,母亲又会剪了新的贴上去。

   
 当然,我也不否定我们中会有一些人有不好的行为,就像在我们印象中老人都是慈祥而又温和的爷爷奶奶,但仍然会看到在公交上掌掴没让座的老人,也会看到一些跌倒别人去扶却反过来讹人的老人,但是我们不会说所有的老人都是这样,我们依旧相信这只是个例,大部分的老人还是慈祥而又温和的爷爷奶奶们。

那时候过春节人们都喜欢给玻璃窗上贴红红的窗花,农村人却没有几个去买窗花贴的。每到腊月二十过后我家的小院便开始有人来给母亲送红纸。母亲闲着时就直接给人剪好窗花;若她在忙,会在忙完后给人家剪了窗花让我送去。

 
 我只是很希望,当在生活中看到让我们不舒服的个例时,不要用年代来划分,也不要让我们被代表。我相信美好,我不愿意被代表!

那时候我的母亲的窗花剪得好,村里人尽皆知。正月里姑娘媳妇们无事便来找母亲学着剪窗花。我的母亲那时候很年轻,她的眼睛又大又明亮,她总是微笑着把一张红纸给人示范着如何折叠,如何用剪刀剪下去,剪什么形状。比如鸟儿的羽毛竟是好多人都学不会的。

     

我的母亲就这样一年年剪着红窗花,剪到如今。我知道母亲在把她心底里的美用剪刀一点点剪出来;把她心底向往的幸福一点点剪出来;把她对生活的热爱一点点剪出来。

我注视着眼前剪窗花的老人,想着我的母亲此时也可能坐在屋檐下剪着窗花。她们都是把人生所有的风霜与苦难剪成了美的人,这美从她们心底飞出来感动着周围的人!

我恍然明白人生对于美最真的热爱是把自己心底认为的美释放出来,美了自己也让别人感受到美!就如这汇聚着美的红窗花!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